达州再生资源(废品)回收公司电话【152-2800-4453】【价高10%】【现金收购】【一次性结清】【快速上门】【本地公司商家】【可整厂拆除收购】【多年经验】
24小时 上门回收电话:15228004453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达州电缆回收公司
电话:15228004453
微信:15228004453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

电子电器回收资讯

昆明垃圾革命:日产垃圾6000吨 回收利用不到1/4

作者:admin 来源:达州电缆回收 日期:2022-04-15 14:30:00 人气:2
生产、消费、分解,这是人类社会生活的循环。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急速发展,这个循环中的分解环节,速度跟不上生产、消费,由此产生的垃圾问题,就成为困扰城乡发展的一道难题。   对大多数人而言,垃圾处理似乎只是从自家垃圾桶到公共垃圾箱的距离,但对城市管理者而言,这段距离却漫长而复杂,远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迄今,“垃圾围城”“垃圾围村”仍然是一个世界性难题。   2017年6月,《昆明市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草拟完成并向各单位征求意见。这个方案明确,率先在全市党政机关中启动垃圾强制分类。从这一时间点开始,昆明吹响了强力推进“垃圾革命”的号角。半年多时间过去了,昆明的“垃圾革命”干得怎么样?取得了哪些经验?还存在哪些问题?   昆明“垃圾革命”都遇到了哪些难题?   不是小事   日产垃圾超6000吨   1月13日,2018年的第一个月尚未过去一半,赵子琪签收了这个月网购的第六个快递包裹。面对每月10个左右的牛皮纸快递盒,她觉着有点头疼。   “去年双十一的时候更厉害,我们两口子大概收了25个快递盒。不光纸盒,还有各种商家海报、宣传册,看着就觉得浪费资源、不环保。但没办法,小区也没收破烂的,只能扔到楼下的垃圾桶。”赵子琪说。   这个出生于1988年的都市女白领,从童年起就极具环保意识。“小时候喝完的玻璃奶瓶,是可以送到奶站退钱的。每个周末,都有人来收废纸、旧衣服,偶尔还会有走街串巷的人吆喝着来收旧家具,旧物利用率很高。但是后来,特别是这几年,干这些活儿的人好像都不见了。纸盒这些还好,物业大爹大妈会收去卖,但玻璃瓶、塑料瓶这些东西就很难处理,扔了怪可惜的,总觉得还可以回收利用。”   与赵子琪一样,许多昆明市民都为再生资源的回收利用问题伤脑筋。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平均每个昆明人每天要产生1.2公斤的垃圾,而全昆明每天产生的垃圾量已从2009年的2600吨增长到了6000吨。随着城市的发展,昆明的垃圾处理面临极大的压力。   分类困难   回收利用率不到25%   今年,是昆明出台并实施《昆明市城市垃圾管理办法》的第13个年头。   自2005年11月20日起,昆明开始逐步实行城市生活垃圾袋装收集和分类收集。从那一年开始,昆明的街头出现了黄色和绿色的分类垃圾箱,但垃圾分类推广却困难重重。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市民不太清楚垃圾到底要怎么分类,不知道什么是可回收、什么是不可回收;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相应的回收硬件设施、标准未建设或完善,垃圾分类极为粗放,甚至出现了市民扔垃圾的时候是分类的,但分类的垃圾最终又混回到同一辆垃圾车里,这样市民垃圾分类的积极性也就不高了。”业内人士表示。   在过去的13年里,统筹协调机制不健全、分类处理标准不明确、末端处理能力不强、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渠道不通畅等问题,卡住了昆明垃圾分类的推进。    不仅是昆明,对于全国乃至全球许多国家,垃圾分类仍然是一个世界性难题。“随着城市的发展,垃圾问题已成为一个关乎长远发展的大问题。”昆明文明行动义工联合会会长张峰屹说。   据统计,昆明每天产生的约6000吨生活垃圾中,按目前的水平,有20%—30%是可再回收利用的。其中,真正被回收利用的占70%—80%。总的算下来,回收利用率为14%—24%。有些本可回收的垃圾由于未分类,与其他垃圾混装被污染,失去了回收价值。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方面是市民垃圾分类意识不足,另一方面是垃圾分类回收体系尚未建成,政府也没有专门的配套资金用于垃圾分类回收相关工作。”张峰屹表示。   号角吹响   回收利用率要超35%   但垃圾分类这场战役的号角,已然吹响。   2017年3月底,国家发改委、住建部发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 要求包括昆明市等省会城市在内的全国46个城市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2020年底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35%以上。   同年5月,昆明印发《昆明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昆明市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明确,城市生活垃圾分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其他垃圾三类,在2018年底前,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覆盖率达30%以上;2019年底前,分类收集覆盖率达40%以上;力争到2020年底,分类收集覆盖率达90%以上,生活垃圾资源回收利用率达35%以上,基本建立垃圾分类相关法规和标准体系。   同年6月,《昆明市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草拟完成并向各单位征求意见。这份实施方案明确,率先在全市党政机关中启动垃圾强制分类,居民区则以鼓励为主,条件成熟的小区将试点垃圾分类。   而根据市委、市政府安排,今年12月31日前,昆明将制定出台《昆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以法律手段强化生活垃圾分类。   进展积极   政府邀“回收大王”传经   1月10日,阴,最低温度零下1摄氏度。早上8点多,张峰屹就出门了。   对于这个被称为“昆明回收大王”“垃圾叔叔”“垃圾疯子”的中年男人而言,这不过是他从事垃圾分类工作16年生涯中的平凡一天。   这一天,张峰屹分别做了两场生活垃圾分类专干培训。一场在官渡区关上街道办,一场在官渡区政府。   两场培训会,都是区政府、街道办主动邀请张峰屹的。这与2年半前,张峰屹带着团队跑街道、跑社区的局面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这是一个好的开头。政府重视了,很多事情就会好推动得多。”在过去,张峰屹吃过很多物业甚至社区、街道的“闭门羹”。“他们不希望我们在小区里设置再生资源回收点,觉得影响美观。但社区,才是垃圾分类工作开展的关键。”   事实上,随着《昆明市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的印发,昆明的“垃圾革命”到底怎么干,已经有了明确的任务和时限要求。   根据方案,昆明的垃圾分类战,要从建立与分类品种相配套的收运体系、建立与再生资源利用相协调的回收体系、健全完善生活垃圾分类处理体系、在城市公共区域机关企事业单位分步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等10项具体任务展开。   就在张峰屹在关上街道一间大会议室内给社区垃圾分类专干们讲解的时候,一辆标有绿色“可回收垃圾”标识的分类垃圾运输车从街道办门口驶过。“去年起,我们依据《生活垃圾分类标识》,积极对垃圾清运车辆和垃圾桶进行分类标识喷涂和设置。截至目前,共喷涂垃圾清运车辆分类标识682辆,投放使用677辆;喷涂垃圾桶分类标识3778只,投放3408只。从而提高了市民垃圾分类的积极性。”官渡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环境卫生管理科科长洪冬梅介绍。   不仅仅是官渡区,全市都在推进。   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人士介绍,去年以来,昆明不断完善垃圾分类相关标志,改造城区内的垃圾房、转运站、压缩站,配备满足垃圾分类清运需求的专用收运车辆。眼下,昆明已逐步建立符合环保要求、与分类需求相匹配的有害垃圾收运系统。与此同时,大力健全完善生活垃圾分类处理体系。可回收物进入再生资源回收系统,由再生资源利用企业进行处置。有害垃圾交由具有相应处理资质的单位负责统一集中处置。而建筑垃圾、农业垃圾等其他专项垃圾,按照原有收运体系进行收集运输处置,禁止与生活垃圾“混装、混运”。   现状   昆明每天产生生活垃圾量   约6000吨     可再回收利用   20%—30%     其中真正被回收利用   70%—80%     每天回收利用的生活垃圾量   840吨—1440吨   总的算下来,回收利用率为   14%-24%以上   未来   根据去年5月   市政府办公厅印发的文件要求     2018年底前   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覆盖率达30%以上     2019年底前   分类收集覆盖率达40%以上     2020年底   力争分类收集覆盖率达90%以上,   生活垃圾资源回收利用率达35%以上   各方声音   这些问题亟需解决   “小区里有分类回收点,但只有少数人会分类投放。”   张娇 26岁 市民   家住云铜时代广场的市民张娇介绍,很多年前,自家住宅楼底下就换上了分类回收垃圾桶,“但实际上,只是在一开始的时候,会有人真的按照分类标识进行分类投放,而现在,几乎没人会分类投放了”。张娇介绍,自己曾在家里做过一段时间的垃圾分类,“太麻烦了,费时费事儿,而且不是太了解如何具体分类,也就是把纸制品、可乐瓶拣出来单独装”。张娇回忆,在坚持了不到一周后,她就放弃了垃圾分类。   “物业管得越来越严,进小区回收很难,挣得越来越少。”   李丽琼 47岁 曾经的废品回收者   在2012年以前,来自嵩明的李丽琼在金碧路、巡津街片区回收纸板、塑料瓶、旧衣服等。“平均每天有80元收入,比如5角一斤收来的报纸,到回收站可以卖个七八角。这是个辛苦活儿。”她每天骑着自行车到小区回收,然后将废品送往位于后新街的废品回收站。   但后来,随着城市的建设,后新街上的废品回收站全搬了。李丽琼只得调整回收路线。再后来,回收废品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物业管得越来越严,进小区回收很难,而且市民也不再爱攒废品卖钱,李丽琼挣得越来越少,就改行了。   “垃圾分类回收缺乏专项资金,硬件设施不齐全、分布不均匀。”   洪冬梅 官渡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环境卫生管理科科长   去年7月17日,官渡区率先在官渡广场举行了官渡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推进垃圾分类工作启动仪式。   “在半年多时间里,我们发现要推进垃圾分类工作,还需要解决许多问题,才可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洪冬梅举例,“首要的是经费问题。垃圾分类推广任务重、难度大,需要从多方面多角度开展,不管是硬件的投入还是相关知识的宣传推广都需要经费支持。这也导致了硬件设施不齐全、分布不均匀的问题。还有垃圾分类设施标识不统一、环卫工人清运垃圾时混运等问题。” 不仅如此,随着垃圾分类在官渡区的和平路街道、双龙小区、双龙逸品、永安苑等小区的试点推广,新的问题也在不断涌现:一部分可回收利用的废旧物资回收价格低,居民收集的积极性不高;分类出来的一部分可回收物,无处理厂家或处理厂家较远,且所占空间大(如塑料、泡沫等),造成回收难度大。   “这些问题可能在短期内无法得到彻底解决,但随着垃圾分类工作的推进,相信问题会越来越少,办法会越来越多。”洪冬梅说。   “垃圾分类不仅仅是末端处理的问题,在源头就应该有这个意识。”   张峰屹 昆明源润祥再生资源产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   “真的很难做,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除了昆明文明行动义工联合会会长这个身份,张峰屹还是昆明源润祥再生资源产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   “2008年底,昆明市为创建卫生城市下达文件,提出建设再生资源回收网点,取缔不规范的回收网点。我拿着政府文件,一家一家跑回收站,最后促成400多家回收站前来投奔,并统一着装、统一门头。但近几年,随着城市发展,城中村改造,网点越来越少,现在只有70多个了。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与现在城市发展的程度并不匹配。”   此外,张峰屹认为,“垃圾分类不仅仅是末端处理的问题,在源头就应该有垃圾分类的意识。比如生产饮料瓶的企业、生产家具的企业等,在生产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未来的垃圾分类问题。由于没有一个相对统一的标准,现在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成本很高”。
下一篇:昆明有口碑的废电线回收价格